服务热线:158 5798 7532  /  188 5755 1166 

搜索
搜索

微信公众号

哈玛匠进口果园机械

>
>
假如给你2000万元,你会怎么投资果园?找割草机厂家,买割草机配件哪里好?

假如给你2000万元,你会怎么投资果园?找割草机厂家,买割草机配件哪里好?

浏览量

割草机

“你先别走!”我叫住宋泓刚。前几天我和他姐宋豫青一起逛了奔象在云南投资的几个柑橘基地之后带回很多疑问,想和他姐弟俩一起聊聊。跟他姐的性格有所不同,他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不大管奔象的具体事务,除了公司重大决策。所以他的想法对解答我的疑问非常重要。

“你们当初建园的初心应该是做新品种的中试基地,或者说做示范园,但为什么这几年会不断扩大基地面积?是基于投资果园的效益考虑的吗?”这是我最大的疑问。因为奔象最初的定位是柑橘新品种的苗木商,只要把示范园做好,让大家看到实实在在的产量和品质,对苗木推广无疑是非常有益的。但从2014年在云南河口建第一个示范园开始,奔象就以惊人的速度在扩张,五年时间就建了11个中试基地,总面积达到4500亩,其中在云南就建了2000余亩的基地,没有任何政府引导的背景,都是企业或个人真金白银地往里砸钱。

“无知者无畏。”宋泓刚应道。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他的态度经历了从最初的极力反对到后来的义无反顾,所以他对我提出的果园投资三策论中的“上策不种”充满着一种非常矛盾的心情,因为他既认识到我讲的“风险”,但也看到了云南的“机会”。

“如果在北方发展水果,我是不会心动的,因为那里是种不出差异化的。”他是陕西人,在云南做了20余年的农资生意:“但在云南不一样,云南的葡萄可以卖到几十元一斤,到北方只能卖几元一斤。第一个原因是它早啊,云南上市的时候其他地方还没有;第二个原因是云南有海拔,有阳光,有温差,种出来的果子确实好吃。”
“又早又好么。”这是我在2016年第一次走访云南时对这个产区的评价。
“对!”宋泓刚接着说:“只要你种好它,都会赚钱的;亏钱是因为没有种好。”

“但是风险也很大。”我在奔象元阳和红河基地都看到了潜在的风险,看到从择地到选品、从技术到管理的系统性风险。相比之下,最晚建立的武定基地的成功要素要齐全得多。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我们是交了学费的。”宋豫青实话实说:“我现在一直在讲‘开局决定结局’,在建前面几个基地时我都是稀里糊涂的。像元阳那个基地,我们原来只想拿50亩地,做个示范就可以了,结果变成390亩;然后元阳基地还没做稳,又搞了一个红河基地,在管理、技术各方面都出了问题。所以到建武定基地时,我是先敲定技术总管和基地总管,再签的土地承包合同。”
“这个流程是对的,学费交得值。”丁云飞(云南柑橘产业联盟秘书长)概括道:“我觉得奔象是给柑橘产业的未来探路了。”

“本来是想奔向成功的,结果变成了成功之母。”宋泓刚笑道,他经常说宋豫青这几年一直处于一种兴奋的创业状态:“如果没有前面几百亩的失败,肯定还会有后面几万亩的失败。”所以他觉得很庆幸。

“都一样。”丁云飞附和道。他也掉过坑,从指导老师到亲身实践,结果在元谋种葡萄栽了大跟斗。
“如果没有这些经历,奔象就不会发展得这么快。”宋泓刚继续说:“像河口基地我们种‘金秋砂糖橘’是失败的,亏了好几百万元,但‘091无核沃柑’在那里的试种表现就很好。所有人上那块地一看都惊呆了,50°~60°的坡度,20~30厘米的土层,就在这种环境下,还能结出这么好吃的果子。”
“虽然在经济上是失败的,但我觉得比褚老爷子的‘励志橙’更加励志,它激励了很多种柑橘的人的信心,奔象居然能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种出那么好吃的橘子。”宋豫青感叹道。
 
“根据你们这些年果园投资的经验和教训,从奔象的角度,现在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值得再去投资果园?”我问道。这是丁云飞所说的探路的价值。

“农业要实现效益,最关键的是要卖得好。”宋豫青应道。从去年开始,奔象就已经调整战略,把公司定位为优新柑橘品种的供应商,强调以果销来带动全产业链发展,“只有形成规模的、稳定的供应链体系,才能让自己的果品做出品牌,产生溢价能力。所以,我们做了这么多的中试基地,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这些新品种最适宜的栽培区域,这个最适合区域不仅仅是‘天’和‘地’等自然因素,还有交通条件、产业配套和未来的销售资源……”

宋豫青最近的思维都放在“产业园”上,任何话题她都会归结到新模式的构建上。无奈之下,我干脆出了一道更直白的论述题:“假如有个风投公司给你2000万元,在云南投资果园,你会选择哪个地方?选择哪个品种?怎么做?”
“如果在云南,我就瞄准早熟市场,在金沙江干热河谷种‘金秋砂糖橘’。而且我一定会投给已经有这个产业团队的企业。如果你是投资人,投给奔象是最好的,或者投到我可以帮你服务到的地方。”宋豫青顺带又给自己公司做了一番宣传。

我有点明白宋泓刚刚才说的他姐一直处于一种兴奋状态的原因了。“我想听听你的,给你2000万元,多少规模?在哪里投?”我转问宋泓刚。

他先分析了云南相对其他产区的诸多优点,然后说:“在云南,我可以是上市最早的,也可以是上市最晚的,品质绝对是第一流的,而且挂树时间长,果商喜欢。现在我姐又对江西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认为那里的地便宜,肥料农药投入又少,最适合发展‘金秋砂糖橘’。但是同样一个品种,我在云南种植,就能赶上中秋节和国庆节上市。如果当时全部按照彭良志设计的,在武定种‘金秋砂糖橘’,我就发大财了。”
这几天,彭良志和我们都在一起。他认为云南柑橘产业的优势就是“早熟”,赶国庆中秋市场。

“但是如果放眼全国,我觉得还有一些地方值得投资,比如像广东的茂名、广西的龙安,都是能够生产出平民化消费的、高品质果品的地方,这是云南不具备的。”宋豫青争辩道。

“你这是全国性的考虑。”宋泓刚没有继续“抬杠”,而是对丁云飞说:“你对云南的情况最熟悉,你来说一下,如果给你2000万元,范围限定在云南,你会选哪里,选什么品种?”
“褚老爷子曾经核算过,在2000亩的范围之内,每一棵树的投资成本需要100元,到第7年实现收支平衡。所以如果有2000万元,我会分成3期,3年一期,每期种300亩,这样我的资金风险就很小……而且300亩也是一个最适合的作业区面积,每亩种70~80棵树,一个农户管3000~4000棵树,一个作业长管7户人……”丁云飞喜欢用数据来表达,不管算得对不对,起码听起来都是有理有据的样子。

我听出来的答案是:规模300亩,地方不详,品种不详,但品种一定要和地方相匹配,要充分考虑云南是多纬度立体性气候,要用小区域的气象数据说话,不能武断。他还讲了一大段跟云南水系相关的柑橘史,我听得发晕,又问了一遍:“给你2000万元,你会不会投果园?”

“会,如果我有2000万,我一定会干。”丁云飞应道。他非常看好云南。
“具体投什么项目?在什么地方投?”我追问道。
“看年龄段,如果是我30多岁,肯定投葡萄或者叶菜类等见效快的项目;如果我50岁,快退休了,我就投柑橘或其他果树。”

丁云飞这段有点离题的答案让我知道原来在云南,种菜才是最挣钱的农业项目。奔象所在的呈贡区原来都是蔬菜基地,运气好的时候,一亩地一季就能挣一二十万元。

“在云南投资农业,你只要把气候找准了,把品种选对了,在技术上吃过亏了,把大坑避免了,你是闭着眼睛都可以赚钱的。”宋泓刚对我说。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买割草机,上哈玛匠

割草机割草,小型割草机,牧草割草机,黑麦割草机

割草机视频,割草机图片,割草机厂家,割草机配件

绍兴哈玛匠机械有限公司官网:www.hl221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