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58 5798 7532  /  188 5755 1166 

搜索
搜索

微信公众号

哈玛匠进口果园机械

>
>
小型割草机厂家,小型割草机配件,农业的盈利之道:搞种植一定要“闪电战”

小型割草机厂家,小型割草机配件,农业的盈利之道:搞种植一定要“闪电战”

浏览量

微耕机

“今天在富民看到的那个苹果园,是一个房地产老板投资的,我们刚种苹果的时候去参观过,那个时候做得很红火的,现在竟成这个样子了。”李国芬在回程时感叹道。她第一次跟我接触时就明显表达出对农业投资的担忧,“我们做农业是想过要带动当地农民脱贫致富,但不是秦梦说的那种扶贫。”

她家的主业是石材,是当地的龙头企业。丈夫毕红生还是石林县彝学会的会长,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为当地精准扶贫、产业振兴的带头人。
“这一趟走下来,你觉得哪家果园符合你的期望?”我问李国芬。

“如果从树形和挂果量来看,我觉得陈斌的果园在云南是具有代表性的,值得我们学习。”李国芬应道。

“你觉得陈斌的果园怎么样?”我又问相宇波。
“有些东西我还没看懂,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如果以现状来评价,在云南我看过的园子中,他应该是最好的;在国内我看过的园子里,它可以排进前五。”

这个被相宇波排进全国前五的苹果园面积不大,只有130亩,主栽品种是“红露”,“M26”作中间砧,主干形。据郑卫秋介绍,陈斌的果园在第5年时实现收支平衡,第6年就收回成本并开始盈利,今年是第7年,满树红彤彤的苹果映衬着蓝天白云,一幅丰收喜悦的景象。

“你评判好果园的标准是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一个是整齐度,一个是可持续发展。一个好果园不是看一两年,要看十年二十年的可持续发展。”相宇波解释道,“像陈斌的果园这两年都是没问题的,就看三年后,我是有点担心。”
李国芬接道:“我昨天问过陈斌,这个果园存不存在控旺的问题?他拉着我去看两种不同类型的树,大一点的树是他要达到的树冠标准,小一点的树是因为当时急于挂果,树体就一直长不起来,看上去有点衰弱了。所以他教我一定要先让树长起来。”

难怪后来陈斌带我们去看的三年生“红露”树体长得高大挺拔,依然没有挂果。

“这是对的。”曾彪说:“云南有个天气特征叫‘一雨成冬’,在陕西一场大雨最多降两三度,但云南就会降七八度,甚至十几度,而且昼夜温差很大,所以云南苹果的成花是没有问题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按照陕西的方法来控制营养生长……”
“他是担心虚胖。”我替相宇波解释道。“促”和“控”是他们之间最大的矛盾。
“对,真正旺的话,那倒不担心,我是担心虚旺,虚旺很难控的。”相宇波说。

“其实不光是苹果,其它水果在云南都是需要大肥大水的。”我举例道:“像建水的葡萄,三天浇一次水,一周补一次肥,这是基本要求。一停掉,树就停长了。”

“我觉得还是要根据陕西和云南不同的气候特征,然后把陕西的技术和云南的技术融合在一起,也就是说相老师这边和曾老师这边的技术要怎么结合在一起?”李国芬已经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相宇波和曾彪之间的技术路线的矛盾。
“这个如果让我来判断的话很简单,我们不讲过程讲结果,如果大家对陈斌的果园都认可的话,我就先照搬他那一套模式。”我提议道:“至于三五年后怎么办?很简单!郁闭嘛,间伐啊!一间伐很多问题都解决掉了。所以我说我在昭通看到的最大问题是不挣钱的问题,其它都是小问题。”
我觉得相宇波把栽培技术搞复杂化了。

“还有,昨天我为什么问乔化砧、中间砧和矮化砧哪一个砧木比较好,秦梦说那个两年半的园子明年的亩产至少一吨。树势生长这么好,管理这么到位,到第四年的亩产还只有1~2吨的话,我觉得这种栽培模式让企业来投资的话就很难盈利了。”我给他们介绍了今年4月在山东看到的4年生苹果园累积亩产10吨的产量水平。

“我原来给赫石兰茂苹果园设计的亩产标准是今年(第三年)0.4~0.5吨,明年(第四年)1.2~1.8吨,第五年收回成本……”曾彪说。
从今年的结果情况看,赫石兰茂苹果园的产量是达不到0.4~0.5吨/亩,所以我也很怀疑明年的产量水平,不好明说,便问我们在昭通看到的与李国芬同期建园、也是由曾彪指导的一家苹果园的明年产量。与赫石兰茂不同,田源采用的是矮化自根砧的种植模式,株行距为2米×4米。从种植密度和枝量上看,这家苹果园更具产量基础。
“明年至少1.5~2吨/亩。”曾彪说。
“你觉得能实现吗?”我紧接着问相宇波。

“没问题。”相宇波应道。

“我要他第4年把全园成本收回来,必须收回来。最后我的产量目标是3~3.5吨/亩,商品果达到90%。”曾彪语气坚定地说:“只有把成本收回来,我的心里就有底气。我要求快,生长要快,投产要快,所以水肥、营养一定要跟上。”
“生产上会出现各种各样不可确定的因素。”我提醒道。我觉得曾彪说得太理想化了,唯一让我认可的是他的“快”的理念。

今年在山东和云南已经逛了不少大果园,面对资本投入果园的困境,在我的脑海中也慢慢地形成了一个结论:搞种植一定要“闪电战”。看中一个优势品种,找到一个优势产区,在品种红利期以最快的速度收回成本并实现盈利,如果拖成持久战就完蛋了,因为国内市场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稳定不变或者先抑后扬的行情。

“前期尽快收回成本,这应该是大方向。”我跟李国芬说。仗着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在云南投资农业是有机会的。
“对,还是要尽快实现收支平衡,争取10年之内收回投资,然后再考虑自然、生态方面的事情。”李国芬也基本上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和方向。
“技术方面也不用过多考虑后期怎么办,要多考虑前期怎么办。”我跟相宇波建议道。他的技术来源于日本,强调“缓”和“优”,这与日本农协垄断下的稳定市场行情有着密切的关系,再加上他那份匠心和生态关怀,这才让我心生担心。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买割草机,上哈玛匠

割草机割草,小型割草机,牧草割草机,黑麦割草机

割草机视频,割草机图片,割草机厂家,割草机配件

绍兴哈玛匠机械有限公司官网:www.hl221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