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58 5798 7532  /  188 5755 1166 

搜索
搜索

微信公众号

哈玛匠进口果园机械

>
>
小型割草机割草,种植者的深度焦虑:我种得最好也没人知道

小型割草机割草,种植者的深度焦虑:我种得最好也没人知道

浏览量

割草机

“今年的销售形势怎么样?”我问郑卫秋(昭通东达种植有限公司总经理)。他是我的老乡,2010年来到云南,2011年落脚昭通,先建苗圃,后建基地。我一年前来过一趟,这次算是故地重游。

“没有往年好。”
郑卫秋这个答案符合我的预判。在还没进大门之前,我看到沿路的苹果树上挂满了被高原阳光晒得黝黑发亮的“华硕”,就感觉到今年的销售可能有些压力。
“这跟新冠肺炎肯定有关系,消费能力普遍下降。”郑卫秋接着解释道:“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品种前两年在网上卖得好,今年有人就赶早,没成熟就拿去卖,结果价格又高,口感还差,导致网上差评不断……”
“差评是因为口感差,还是果心褐变的问题?”我疑问道。果心褐变是“华硕”的一个大问题。一个非常漂亮的大苹果寄过来,放上几天,用刀切开,结果发现里面是坏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结果都会让消费者扫兴之极,退货、差评、投诉等行为自然会接踵而至。
“不是褐变的问题。褐变的原因是苹果体内的热气散不出去造成的。当天采摘的苹果不能装箱,要么预冷,要么先放一个晚上,等散热后第二天再包装发货,消费者收到后放冰箱,基本上就不会再出现这个问题了。”
“这跟品种有一定的关系。”秦梦补充道。他是昭通本地的资深苹果专家。
“‘华硕’果皮厚,果个大,呼吸作用强烈,特别是中午温度高的时候采摘下来马上装箱,就存在氧气不够,呼吸作用处于半停止状态,导致果肉褐变。如果今天采摘,明天装箱,或者放进冷库里先预冷一晚上,把果实的温度先降下来之后再装箱就没问题。”
“那还是采后处理的问题。”听完秦梦这番解释,我长舒一口气,总算这个问题不是没办法解决的问题。
否则,这个曾被我非常看好的早熟苹果品种要“玩”完。
 
我这趟是陪着李国芬(石林赫石兰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等一行人来昭通的。今年5月,当我第一次来到位于圭山脚下的赫石兰茂千亩苹果园时,李国芬跟我提到品种选择、种植模式和效益前景等各方面的困惑。在我的不成熟答案中,其中有一条是需要找到一两个能充分发挥出云南的气候优势的优势品种,也替代占园区半数之多的“富士”系品种。
“你怎么看‘华硕’这个品种,还能不能继续发展?”我问秦梦。“华硕”是在昭通崛起的,也是赫石兰茂苹果园早中晚熟搭配的早熟主栽品种。
“没有什么品种是最好的品种,任何品种都有一个周期。像‘华硕’因为它的外观形状非常优秀,前面三五年是它的红利期,过了这三五年,就降为一般的东西。任何品种都是这样的,所以‘富士’才能长盛不衰。”
郑卫秋是“华硕”的伯乐。2012年在郑州果树研究所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品种之后,就订下全部的苗木,2013年种植,2015年投产,3.5元/斤的包园价;然后逐年上升,2019年到达峰值,通货价6元/斤;今年行情回落,通货价跌到4元/斤,倒也贴合秦梦说的周期变化。
但相比于去年已经跌到低谷的昭通“富士”价格,这依然还是数倍之上的高价。
“今年‘红露’的价格比‘华硕’贵,我65起步的果也要卖到4元多/斤,70起步差不多是4.8~5元/斤。”郑卫秋又提到另外一个早熟品种的行情变化,“前几年都是‘华硕’比‘红露’贵的。”
赫石兰茂苹果园中也有这个品种,它比不过“华硕”的外观,果个也偏小,但在口感上要优于“华硕”,也是李国芬重点关注的品种。
“‘红露’不会像‘华硕’一样出现褐变,在运输途中要安全得多,而且很容易丰产,正常的园子亩产量可以达到七八千斤,‘华硕’最多也就三四千斤。”郑卫秋补充道。
“那从目前来看,‘红露’的效益还是最好的,价格又贵,产量又高。”我们来东达公司之前,还参观了陈斌的苹果园,100多亩面积,种的就是“红露”,硕果累累。
“你怎么看‘红露’的未来发展前景?”我再问秦梦。
“也是5年周期。任何品种都有周期性,所以没有什么品种是最好的品种。”秦梦还是那句正确的废话。
“但从目前来看,‘华硕’和‘红露’这两个早熟品种还没有被取代的迹象,只要市面上没有出现比这它们更优秀的品种,它们还是会占着早熟的市场,除非有更好的品种出来,而且这个品种也不是说换就换的,听一些专家讲,有什么比‘华硕’牛逼多少倍的品种,你一换种,结果表现一塌糊涂。包括中熟的‘红将军’和晚熟的‘富士’,在国内市场上就找不到任何一个品种来替代。”
听得出来,秦梦对“富士”坚贞不渝,对已经打开市场的“华硕”和“红露”半推半就,对新品种则表现得戒心重重,充满着怀疑和冷眼,其中包括现在当红的“维纳斯黄金”和“秦脆”。
在昭通田源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苹果园中,我们也看到“维纳斯黄金”存在锈斑的问题,“秦脆”存在苦痘病的问题。倒是“瑞雪”长得端庄秀丽,甚得我们的欢喜。
 
“从产区来讲,以昭通为主的云南苹果产区的优势是不是在早中熟品种上?”我没有再纠缠具体品种的选择问题,而是把它放大到产区的优势品种选择上。
“如果整个昭通的苹果全部种成‘华硕’和‘红露’,你看市场不烂得一塌糊涂。”秦梦抬杠道。
我和他是初次见面,相互之间并不熟悉,但几番对话下来,我发现他也是杠精。难怪在来昭通的途中,曾彪就向我介绍这位很接地气的“秦老师”深得果农喜欢,但不怎么受领导和专家待见。
“那按照你的观点,在昭通早中晚熟苹果各占多少比例是比较合理的?”我顺着他的思路问道。
“原来专家提的3:3:4,我也不敢说是合理还是不合理。反正早熟的采完了,中熟的接上;中熟的采完了,晚熟的接上,这样可以延长苹果的上市期。你看如果郑总全部改种‘红露’,他就‘死翘翘’了。”秦梦指着郑卫秋说。
“但是种晚熟品种他也活不了。”我也抬杠道,并问郑卫秋,“如果在昭通让你种‘富士’,你会不会种?”
“我肯定不种,昭通种晚熟‘富士’的效益肯定比不过中早熟品种的,肯定要发展适合的中早熟品种。”郑卫秋连用了两个“肯定”。“我现在想种的一个是比‘华硕’上市早、不容易面的品种,一个是‘华硕’和‘红露’下市后到‘红将军’上市前的品种……”
“就是要选择有市场空挡的品种。”我概括道。
“他说不种晚熟‘富士’,是因为当地老百姓种得太多了,品质参差不齐,中早熟苹果在昭通绝对是有优势的。但真正好的昭通晚熟苹果的价格历来都不低的,四五元一斤。”曾彪补充道。
 
我想起胡志艺(浙江雨露空间果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跟我聊起他在门店销售的苹果产地,其中盐源苹果是最具性价比的,考虑到昭通和盐源同属西南苹果产区,所以我问道:“我们拿昭通苹果与盐源苹果相比,你们觉得有优势吗?”
“盐源那些苹果和昭通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秦梦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昭通是苹果最适宜的生长区,盐源是次适宜的生长区。昭通在西南苹果产区中品种更新是非常快的,盐源的品种还是以金帅为主,还是原始化、半原始化的种植方式,果园管理水平是非常低的,它怎么能实现效益……”
“是不是适宜生长区不重要。”我对秦梦这番说辞也不以为然。如果站在市场端和消费端来看,连果园管理水平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上的表现,这才是真正的赛场。
在已经敢于与美国叫板的中国,价格仍然是消费者选择水果的首要考量。
“昭通的优势是管理水平相对较高,品相比盐源要好;昭通的劣势是劳动力成本高,盐源的劳动成本相对低。”曾彪也是昭通人,但他的评价明显要客观得多。他也能理解我说的性价比的重要性。
“不仅是品相,盐源苹果的口感也要差一点。”秦梦依然固执己见。
“盐源说盐源的好,昭通说昭通的好,都是正常的。其实昭通也好,盐源也好,都有好的,也都有不好的,不可能品质都是一样的。”外乡人郑卫秋说了一句公道话。
 
“对你来说,未来的道路怎么走?会不会考虑把一部分‘华硕’改接成‘红露’?”我问郑卫秋。
“现在不会,我现在考虑的不是品种的问题,而是营销的问题。因为那怕你品种选好了,果子种好了,如果销售做不好,还是不行。”郑卫秋这几年的销售渠道主要在电商平台,让他最为头疼的是,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都不允许品牌露出。“如果企业没有建立自己的品牌,继续种下去还是死路一条。我种得最好也没人知道。”
这也是李国芬担心的事情。(未完待续)
割草机,上哈玛匠
割草机割草,小型割草机,牧草割草机,黑麦割草机
割草机视频,割草机图片,割草机厂家,割草机配件
绍兴哈玛匠机械有限公司官网:www.hl221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