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58 5798 7532  /  188 5755 1166 

搜索
搜索

微信公众号

哈玛匠进口果园机械

>
>
买割草机,小型割草机厂家,果园技术方案中的“中西医”之争,关键看疗效

买割草机,小型割草机厂家,果园技术方案中的“中西医”之争,关键看疗效

浏览量

割草机

“你在嗅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几乎每到一个果园,相宇波都会蹲在果树下,抓起一把土,然后放在鼻子下很认真地嗅着。有时候还不止一个地方,像测土配方施肥中的多点取样。
“这个习惯是跟日本老师学的,嗅得多了就有一种感觉和判断。”相宇波解释道。他早年去过日本研学,在青森县学习苹果种植,“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判断土壤干净不干净,如果有怪味或腐朽味,说明杂菌超标,在这种土壤上果树肯定长得不好,草也长得不好。”

草也是他去每一个果园重点关注的对象,他甚至能说出哪种草环境下的果树能结出什么口味的果子。挺神奇吧!

相宇波手中拿着的是云南典型的砖红壤,还是沈国兵(富民花果山沃苹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在建园时专门从其他地方挖过来的客土,而且还覆盖了防草布。“像这把土就什么味都没有,没味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
我的理解是没有微生物,没有有机质,也缺乏营养元素。
不过苹果树还是我行我素,依然长得挺旺盛的,沈国兵为了防止长势过旺,特意把主干顶端拉了下来,使它转变角色,变成结果枝组,然后另选一个长势中庸的侧枝作为主干延长头。

这也是果树修剪上常用的手法——弱枝当头。

“这个方法不行。”相宇波特意提醒沈国兵。理由是会打乱树体的生长节奏,导致被弯下的主枝木质部发育不平衡,一边大,一边小,最终影响经济寿命。
总而言之,相宇波是一位自然栽培的践行者,种植理念是尽量减少人为干预,充分利用自然资源,然后根据树体的生理特点,慢慢加以引导,从而以较低的生产成本生产出健康优质的果品。
 

这其实是我担心的,因为他现在指导着云南石林赫石兰茂近千亩的苹果园。今年5月我在云南时,相宇波强烈要求我去石林看看这家建园第三年的苹果园。那几天他不在,所以当李国芬(石林赫石兰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跟我提及“生态”种植理念时,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咯噔”一下,并直言不讳地指出这条道路的“凶险”。

所以这一趟是约好时间来的。我,相宇波,李国芬,还有公司的另一位技术指导老师——曾彪,一起去云南苹果产业的发源地——昭通一睹究竟,并以此为据,来确定赫石兰茂的发展方向和技术路线。
回程的时候,还顺便逛了下同年建园的富民花果山沃苹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苹果园。在富民,李国芬还带我们去了一趟她投资农业之前来考察过的一家相当不错的苹果园。
非常不幸,这家苹果园已处于一种基本失管的状态。

“转了这么一趟,你对未来发展有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我先问李国芬。

“我觉得在销售上还是要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品牌,一条是渠道。”李国芬应道。这趟我们在昭通重点看的是早熟苹果,当地发展比较快的是“华硕”和“红露”。前者外观漂亮,口感一般,还存在一种原因不明的“黑心病”;后者外观一般,口感纯甜。但今年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销售问题,“如果自己没有销售团队,等着客商上门收购的话,未来我们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相老师,你有什么感悟?”我再问相宇波。
“真是一个好地方。”相宇波感叹道。他是陕西礼泉人,在来之前,我让他带了几个当地种植的“华硕”,当一下飞机尝到李国芬带来的“华硕”时,任凭我们怎么说,他都不肯再拿出,只说“不能相比的。”

“这里可以生产出最好的早熟苹果。另外,这边的苹果成花成枝都没有问题,而且苹果的种植技术在昭通已经得到普及,大家都能种出来,都能丰产。唯一有点担心的是,别让‘丑苹果’限制了昭通苹果,因为昭通苹果可以往又好看又好吃的方向发展,云南其他地方的苹果也可以往又好看又好吃的方向发展。”

“那在栽培方面有没有新的思路调整?”我继续问道。实际上这趟去昭通的主要目的是让相宇波能深入了解云南的栽培模式,并根据云南特有的气候条件来调整他原有的技术方案。他与曾彪在技术方案上也产生了矛盾,这让李国芬左右为难。
“现在好多东西还需要消化,但有几个点已经非常明确了。”相宇波一一介绍道:“第一,在云南,树体的器官发育是可以同步进行的,比如营养生长和花芽分化可以同步,这在北方是不可能的;第二,在云南的生长量是比较大的,而且在生长量偏大的情况下还可以结出好果子;第三,这里的土壤营养条件是比较差的,树势容易衰老,养分容易衰减,在土壤上的问题比较突出。”

“那对控旺的认识呢?”这是他与曾彪在技术路线上最大的冲突,相宇波强调幼树要“控旺”,曾彪则坚决反对,从而导致在肥水管理上的背道而驰。

“前期还是需要控,如果前期长得太快,对后期的发育很难调控。”相宇波解释道,他把我说的“控旺”改为“可控”。
“那像我们昨天看到的三年生‘红露’,你觉得有没有必要控旺?”我举了一个具体的果园。那个果园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树势过旺的,有必要今年适当挂果来控制一下树冠的发育。
“这个品种不需要,但‘富士’的话,需要。要看品种。”相宇波解释道。

“我昨天还特意问过陈斌,这片果园是谁负责的?需不需要控旺?他说是他负责的,前面我们看到的园子有些树就是因为急于挂果,树势没有起来,到现在都长不起来了,所以他叫我千万不要急于挂果,首先要让树长起来。”李国芬说道。

“你们觉得昨天陈斌那个园子怎么样?”我问道。
“我觉得陈斌的果园在云南是具有代表性的,无论树形还是挂果量都值得我们学习。”李国芬肯定道。
相宇波也很认可陈斌的果园,认为这是他在云南看到的最好的苹果园,在国内也能排进前五。但是,他有点担心后续的表现。这是相宇波判断是否好果园的标准:一是整齐度,二是可持续发展。他说的可持续发展指的是10年后甚至20年后的表现。
 
“你觉得土壤有什么问题?”我重提他刚才提到的难点。这也是他的栽培理念中一直强调的内容。

“草种比较单一。”相宇波以草识土。在我们这几天走过的苹果园中,他认为最理想的是郑卫秋的苹果园,“他的里边如果再有一些禾本科的草,就会更好,但是这个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根据土壤环境慢慢去引导。”

我想起礼泉县朝阳山顶天寺那片苹果园,从2005年建园时的高草,到现在绿地毯般的矮草,相宇波足足花了15年的青春岁月。
“你觉得草的种类对果树栽培或土壤改良非常重要吗?”我显得有点明知故问了。
“非常重要。”相宇波毫不犹豫地应道,“土壤有些有害的成分需要通过草来消化。”

“你对土壤这一块有什么不同意见?”我改问曾彪,他是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的土肥专家。

“云南的大部分土壤都是砖红壤,严格讲是生土,不是熟土,所以有机质和氮磷钾等大量元素的含量都很低。”曾彪从手机上翻出赫石兰茂苹果园的土壤检测的原始数据,有机质含量不到1%,氮磷钾含量接近最低的临界点。
“你们的肥料配方是不是根据这个数据来的?”我追问道。
“我肯定是根据这个数据来。”曾彪应道:“所以我不主张控旺。我希望先把骨干枝和树冠培养起来,再通过挂果来控旺,而不是前期控旺;他是怕成花不好。这个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

除了今年减少了两次用肥,相宇波在去年还在“富士”上喷了一次多效唑,这在曾彪眼里简直是“让一个本来就营养不良的人吃减肥药”,最后导致营养不良。

“通过树相你应该也能判断出树势啊?”我问相宇波。尽管他没有条件做检测,但凭借这么多年的种植经验,应该能够通过观察植株表现判断出强弱。
“在今年6月时我发现芽间距有点发黄,确实营养有点缺了,但去年从树相上判断不出,我还是按照自己的理念处理的。因为我希望植物器官前期发育不能快,一旦发育太快,营养通道太大的话,后期会出问题。但是根据这边的实际情况,我的有些判断还是出了些问题。”

发现问题之后,相宇波及时和曾彪沟通,补施肥料,目前的树势已经基本上恢复正常状态。

“你们俩的争执有点类似于中医和西医之间的差别。”我对相宇波说:“你就像一位老中医看病,望闻问切,嗅一下土,看一下草,再根据树体来对症下药。我担心什么?因为中医讲究养生,成效相对会慢,你刚才讲到的果园所存在的问题,包括土壤的问题、草的种类问题、主干弯曲后出现的木质部发育的问题,或者你所担心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我停顿了一下,然后郑重其事地对大家说:“在我眼里,最大的问题是不挣钱。”(未完待续)

买割草机,上哈玛匠

割草机割草,小型割草机,牧草割草机,黑麦割草机

割草机厂家,割草机视频,割草机图片,割草机配件

绍兴哈玛匠机械有限公司官网:www.hl221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