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58 5798 7532  /  188 5755 1166 

搜索
搜索

微信公众号

哈玛匠进口果园机械

>
>
果园建园第一口诀:选天选地选品种,小型割草机,割草机割草

果园建园第一口诀:选天选地选品种,小型割草机,割草机割草

浏览量

割草机

我原以为奔象武定基地的交通已经非常差了。从昆明出发,在猫街下高速,再走百余公里崎岖蜿蜒的山路,行车3个小时才能到基地。没想到走完奔象元阳和红河基地之后,又刷新了我对“天路”的认知。尤其是红河基地,要过轮渡,再借道一段正在修建的高速路面,然后是一段极其坎坷的沙石路面,还有陡峭的坡度。我坐在前排,腰系安全带,双手紧握把手,其惊恐程度不亚于游乐场的过山车。

“怎么会选这种地方建果园?”等惊魂落定,我问宋豫青。不光是进出的道路,果园也是建在陡峭的山坡地,属于被我一票否决的建园环境。

“你还没去过我们的河口基地,那里更偏,可能会让你觉得是中国最偏远的果园。”宋豫青笑着说,“选择那么偏僻的地方建园,首先是考虑到种源的安全性,因为我们做的是新品种的中试,也只有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同时这些地方是香蕉的集中产区,因为香蕉黄叶病的蔓延也面临着产业转型的节点,是考虑到未来柑橘苗木的市场进行布局。”

2014年,宋豫青在河口基地种下6600棵柑橘新品种;2015年,在元阳基地种下300余亩;2016年,又在红河基地种下390亩;2017年,在武定基地开发种植了800余亩;去年,又接管了旁边500余亩柑橘园。实种面积已经达到2000多亩。
“彭老师,听说武定基地的选址是你选的?”我问彭良志。当我去年第一次到武定基地并听说是彭良志“钦定”时,就想找个机会问问这位国内柑橘栽培的顶级专家的想法。如果是我选址,基本上不大可能会选择这种交通不便的山坡地,因为劳动力成本太高。
“是我帮重庆一个老板选的。”彭良志应道。他说的老板不是宋豫青,而是宋豫青去年刚接管的500亩柑橘园的前主人。“当时定了2个品种,主栽的是‘金秋砂糖橘’,目标是国庆上市;另外也种了些‘091无核沃柑’,会比当地种植的普通沃柑更好。”
听他这么一说,我大致明白了他是以市场作为第一选择要素,于是干脆一问到底:“果园选址要考虑一系列的要素,在这些要素中,你是怎么样的一个排序?”
“选天、选地、选品种。”彭良志解释道:“选天是排在第一位的,只有选择最佳的气候,才能避免同质化竞争。武定基地是典型的金沙江干热河谷,可以生产出满足国庆中秋市场的高品质柑橘,所以我觉得这是目前中国柑橘生产最有竞争力的地方。”
“有没有考虑过山坡地的劳动力支出问题。”因为一直没见彭良志提到我所担心的要素,所以干脆亮出我顾虑的问题所在。
“武定那块地,在云南已经算好地了,坡度相对平缓,交通比较方便,虽然还没办法全面实行机械化,但我觉得劳动力的问题不那么大。”说完,彭良志继续提出他的观点:“未来中国柑橘行业的发展,我觉得有两大方向。一是山地果园往高品质、特异化、高价格方向发展,二是平地果园往大规模、机械化、平民化方向发展。山地果园如果走平价化的道路肯定是要被淘汰的。”
“如果从投资角度,你觉得云南和广西哪个更有优势?”我干脆把这个问题放大,以云南来代替山地果园,以广西来代表平地果园。
“广西我觉得农民可以,对企业投资来说没有什么利润可图,因为你必须面对农民竞争。我们种水果如果跟农民在同一水平上竞争,那肯定没有前途的。”
不是说没有道理,但彭良志这个观点让我觉得有点武断,于是问在两地均有投资的宋豫青的意见。宋豫青答道:“刚开始彭老师选择武定的时候,我并没有深切感受到它的优势所在,但通过这几年的果品销售,尤其是‘091无核沃柑’的销售,让我深有体会。这几年广西从1月到4月都是阴雨绵绵,这对果品品质和采摘、储藏、运输都带来很多不利。而云南从9月开始,一直到来年4月都是旱季,所以这几年云南的‘沃柑’整体销售价格要比广西高出1~2元/斤。”
“我们刚才讲的都是优点,”对比我在云南和广西两地走访过的规模柑橘园,我觉得广西的经营情况反而明显比云南好,包括奔象的基地,“那在云南种植的缺点和问题主要在什么地方?”
“云南的缺点是没办法实现像广西那样的机械化建园。但是云南这边的人工相对充裕,不会像广西武鸣在集中用工时请不到工人。云南小而散,每个地区的面积都不太大,人工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水的问题。在云南投资首先要考虑有没有水源,第二要考虑有没有持续的水源,这是产业最大的问题。”宋豫青概括道。
“还有一个缺点是云南柑橘的外观不如广西。”我干脆把自己在云南看到的问题一一亮出来。这还不是柑橘一种水果的问题,很多云南产出的水果都存在这个问题,像昭通的苹果就干脆以“丑苹果”作为市场卖点。
“干热河谷的果皮会粗糙一点,没有广西的光滑。”彭良志承认这是云南的缺点。
“如果走批发市场的话,大家可能喜欢外观光滑的;但如果走电商销售,那会更注重口感。”宋豫青自从把自己的重心移到云南之后,对云南产生一种“溺爱”心态,对每一个缺点都要找另外一个角度去维护它。
“我觉得这个不是问题。因为云南的成熟期要比其他产区早,像国庆中秋市场是看不到更好看的柑橘,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么。”彭良志补充道。
“但为什么云南‘沃柑’的上市时间反而比广西晚?”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气候干燥,干燥会使果实的酸味增加,前期品质反而不如广西,所以早采的价格不高。”彭良志解释道。
“那刚才说的早熟优势呢?”我愈加迷糊。
“早熟的更早,晚熟的更晚。”彭良志解释道:“我去年9月26日到元阳基地,‘金秋砂糖橘’就已经转色了,糖度可以达到13%以上,甚至到15%。这是国内目前最早上市的‘金秋砂糖橘’了,国庆中秋就能上市,这是最大的优势。”
我发现绕了一圈,彭良志的观点还是回到最初那个原点,于是心有不甘地问道:“我们把眼光放大一点,放眼整个云南柑橘产业,你觉得除了上市早这个市场优势以外,云南还有没有其他优势?比如品质。”
“其他没啥优势了。”彭良志回答地非常干脆,“像海南和广西崇左等地也能生产出早熟的柑橘,但温差小,低糖低酸,口感不行。云南积温高、温差大,高糖高酸,我们给云南的定位是高品质早熟柑橘产区。所以这里最大的优势就是要赶国庆中秋市场。”
“那品种选择上就只能是早熟品种了。”我顺着他的思路进行选品。
“对,我们的目标就是以‘金秋砂糖橘’为主,还有脐橙。”彭良志补充道。
这也是彭良志“先选天”的根本原因。
 
买割草机,上绍兴哈玛匠
割草机割草,小型割草机,牧草割草机,黑麦割草机
割草机厂家,割草机视频,割草机图片,割草机配件
绍兴哈玛匠机械有限公司官网:www.hl221688.com